减产能否成为油市的救星_新闻国际_北京商报网

国际油市瞬息万变。几天之间,卡塔尔“退群”,OPEC“谈崩”、OPEC+挽救,海合会沙特意外“示好”,几件大事接连不断搅动油市。在刷新了原油十年来最差表现纪录后,减产叠加海合会的信号让油价九死一生,但在减产背后,沙特的“放水”、美国的施压、OPEC的风雨飘摇,一切似乎都意味着,减产似乎并不能成为OPEC乃至国际油市的救命稻草。

超预期减产

当油价坐上了过山车狂跌不止的时候,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了维也纳,好在它并未让人们失望。当地时间周五,持续两天的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年度会议落下帷幕。尽管在此前的闭门会议上,OPEC产油国并未达成减产协议,但在OPEC+会议上,OPEC与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产油国最终一拍即合。

根据协议,OPEC以及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OPEC产油国决定减产120万桶/日,其中OPEC减产80万桶/日,非OPEC减产40万桶/日,俄罗斯需要减产23万桶/日。此外,协议将于2019年1月生效,减产执行时长为6个月,值得注意的是,伊朗将豁免于减产。受此消息影响,WTI原油一度上涨4.7%,达到53.91美元,布伦特原油也一度上涨5%,每桶超过63美元。

当悲观情绪逐步蔓延的时候,120万桶/日的减产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剂。此前市场普遍预计可能达成的结果是减产100万桶/日,而今的结果不仅超了预期,也让一众人悬着的心落了下来。事实上,马�哪多牧师特会,担忧的本质在于,减产的过程并不十分顺利。

6日当天OPEC的闭门会议后,原本应该向外界公布会议决定,但在豁免权和减产规模上,沙特、俄罗斯等仍存在较大分歧。例如俄罗斯称将下调原油产量最多15万桶/日。但OPEC坚持认为,俄罗斯需减产25万至30万桶/日。

此外,沙特石油部长此前强烈建议所有国家均不能豁免于减产,但伊朗石油部长比詹·纳姆达尔·赞加内表示,在面临制裁之际,伊朗不会加入任何石油减产协议。曾经扬言“我们没有增产,所以一桶油都不减少”的伊朗依旧强硬,利比亚也火上浇油,希望豁免于OPEC减产。

最后的麻烦在于卡塔尔。本月3日,就在OPEC召开会议之前,卡塔尔能源事务国务大臣萨阿德·卡比忽然宣布,卡塔尔将于2019年1月退出欧佩克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OPEC冲击

塔卡尔的决定就像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,从去年的卡塔尔断交风波到如今的OPEC行将瓦解传言,作为OPEC的“老大”,沙特坐不住了。当地时间9日,第39届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、即海合会峰会,将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举行。值得关注的是,在峰会召开几天前,卡塔尔埃米尔(国家元首)塔米姆收到了沙特国王萨勒曼的邀请信。

去年末,在中东乱局、巴以冲突等老问题又叠加了卡塔尔断交风波新危机之后,多国元首缺席、仅半小时就结束的海合会仿佛还历历在目,当时便有传言称,极度缩水的议程暗示着海合会国家之间的分歧难以弥合。在那场“新危机”中,卡塔尔也几乎被踢出了OPEC的朋友圈。

如今一年半过去了,当断交危机尚未完全消散的时候,卡塔尔再度“退群”搅动国际形势。而沙特向卡塔尔发出邀请,也被舆论普遍看作是“有意化解危机”的重要信号。

曾经面对卡塔尔的示弱毫不为所动的沙特,如今突然“话锋一转”,而这样的反差背后,也有动荡的OPEC不断发起的警示。上个月初,美国媒体便援引知情人士透露,受到来自美国和外部投资者的压力,沙特可能考虑在未来解散OPEC。就连OPEC内部也开始出现不和谐的声音,一些成员国不满意沙特与俄罗斯走得过近,认为自己在政策讨论中被边缘化了。

更为重要的是,OPEC本身的地位也已在悄然“退化”。OPEC从1960年9月创始之初的5个成员国发展到目前的15个成员国,拥有全球最多的原油剩余产能,且原油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近1/3。但现在的情况是,国际石油市场的关键决定权几乎已经落入美国、俄罗斯和沙特三大产油巨头手中。

今年2月,沙特以日均998.2万桶的产油超过俄罗斯,重回世界第一,而在这之前,俄罗斯已连续11个月稳坐头号产油国交椅。与此同时,美国也在虎视眈眈,路透社此前的数据显示,2017年,欧洲吸收了美国7 %的石油出口,今年这一比例已增至12%。

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,沙特邀请卡塔尔仅仅只是礼节性的邀请,鉴于卡塔尔的产油量小,在OPEC中话语权也不大,因此塔卡尔的退群对国际油市的影响不大,真正影响的是OPEC的稳定以及OPEC今后还能否团结的信心。目前的情况是,很过其他国家都对沙特不满,也不太相信沙特会真的减产,在此基础上,卡塔尔只是借“发展天然气”的借口再“搞他一把”。

决心还是敷衍

如今,影响国际油市的再也不是一个OPEC是否减产以及减产多少的简单因素了,这背后,不仅有OPEC稳定性的冲击,还有沙特与美国貌离神和的关系。就在OPEC会议前,特朗普还放话称,“希望沙特和OPEC不削减石油产量。因为油价应该大幅下跌!”

沙特似乎难得地硬气了一把。对于特朗普的喊话,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表示:“在能源生产问题上,我们不需要任何外国政府的批准……轮不到美国来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。”

事实上,特朗普已经不止一次干涉沙特的产油了。上个月,特朗普还在自己的海湖庄园发推文“感谢沙特”,称油价走低真是“太棒了!”“这仿佛是给美国与全世界大减税”。当时,在美国、沙特和俄罗斯均已增产之际,国际原油价格已从10月创下4年新高的每桶超过86美元,下跌到每桶不到65美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OPEC因为减产问题而面红耳赤的同时,美国忽然摇身一变,不仅摆脱了对进口原油的依赖,还成了原油净出口国。美国媒体6日报道称,美国成为石油净出口国,打破过去将近75年对进口石油的持续依赖

沙特与美国针锋相对,但这样的表现能否获得市场的认可还有待观察。林伯强称,美国成为石油净出口国只是某一时间点的事情,现在最主要的是沙特的问题。历来美国总统最关注的两个问题,一是油价,二是股价,油价的高低意味着他能否保住他的票仓。而现在的情况是,沙特因为“卡舒吉”案件遭到众多反对,美国是唯一一个站在它身后的国家,这相当于美国抓住了沙特的把柄,市场对这份减产协议并没有多大信心,因为沙特很有可能在美国的压力下放水。

今年10月,沙特异见记者卡舒吉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后失踪,而土耳其方面指称,来自沙特阿拉伯的15人“暗杀小组”当日潜入领馆将卡舒吉杀害后分尸带离。当舆论的矛头直指沙特时,美国再次站在了沙特这一边,在特朗普就卡舒吉一案发布的官方声明里,开头的第一句和最后一句都是“美国优先”。他没有过多谈论卡舒吉遇害的案情,但却从石油、军事等方面说明了沙特对美国的重要性。

北京商报记者 陶凤 杨月涵

时间

2019-01-14 16:32


栏目

九龙挂牌解特a


作者

admin


分享